從剖腹產子可見的命理誤解

擇時辰剖腹產就萬無一失?斗數擇時辰實例解拆兩篇文章中,我從技術角度討論了剖腹產子以求美運,可能出現的問題。這裡則借剖腹產子的現象,探討坊間甚至術數師本身,對祿命術的一大誤解。

祿命術不等於運勢

東方術數,傳統被歸類成「山、醫、命、相、卜」五類,統稱為五術。五術之中,各有專長,所涵蓋的範圍雖有重疊,亦各有分科。

其中命術,又稱祿命術,主要利用人的出生時辰,以經長期統計驗證的一套方式排出對應的命盤,以反映一生的命運趨勢,從而找出並提供趨吉避凶的策略,務使人生更為順遂。

先闡明我對祿命術的主張:

祿命術,只是反映人生運勢的象徵,其不等同於運勢本身。

地圖並非地域

美籍波蘭裔哲學家,普通語義學之父 Alfred Korzybski ,將其研究心得總結成「地圖並非地域」格言。Korzybski 認為,人類大腦在認知外界人事物時,會受到神經系統與人類語言兩層左右,使人無法直接了解實在。換句話說,我們所了解的,只是經大腦反應過濾後的「實在」。

人類大腦既然必須透過神經系統以及(主要以)人類語言來認知事物,恰恰這兩者各自又會對所要認知的人事物作扭曲、刪減、一般化處理,以便大腦吸收。這樣說來,存於大腦的經驗記憶,必定於事實不符,並不是事實之全部。

了解到這一點就能認清,人類大腦要了解一件事情,腦中幾乎自動式地將充斥大量訊息的「實在」,對應成較簡化的腦內模型後,透過了解此腦內模型,間接地了解事情本身。

君不見人類在思考、學習時,大都以繪製圖示、創作原型,透過簡化過的象徵,逐步理解複雜的學問?再進一步,文字、語音、比喻,何嘗不也是所要表達的象徵?

圖示、原型,乃至文字語音等,便是 Korzybski 所指的「地圖」,它們所代表的便是「地域」。重點是,地圖只是地域的象徵,地圖「並非」地域。

祿命術只象徵運勢

套用到祿命術,周易卦象,斗數命盤、子平八字、六爻用神等等,都屬「地圖」,而這些地圖所反映的人生運勢,屬於「地域」。而地圖不等於地域。

我一直反復使用「反映」一詞,就是想強調祿命術與實際運勢的關係。就如鏡中倒影只反映人的姿態,但不會決定人的姿態一樣,祿命術中的卦象、命盤,亦只是反映人的運勢,並不會亦不能決定人的運勢。

剖腹產的錯誤前提

選擇剖腹產子背後所隱含的前提假設,是出生時辰所對應的命盤,得以決定人生運勢。這就等於承認山水畫決定山水形態;鏡中倒影決定人的姿態;大浪灣之所以大浪,全因其名大浪灣!

據「地圖並非地域」對人腦認知的理解,這又確是人類極易墮入的思維謬誤。畢竟,祿命術的推算過程,就是依據命盤推出命主的運勢以及經歷。不明推算過程,乍看命盤=>運勢的簡化對應,很容易就會有命盤決定運勢的錯覺,然後認為自己所理解的就是事實的全部。命師不解釋,加上命主的繪形繪聲,久之便造就此一誤解。恰好此一誤解又有助生意,便任其傳訛。

對術數感興趣乃至入坑的朋友,極可能最初也是抱持術數能決定命運的觀點,若自學或所從師傅沒加糾正,便會一直帶着此假設習術,到遇到命盤中有揭示,實際卻無發生時便會矇然。

若知道祿命術只是反映人生運勢,就會明白以下術數原則:

有其事命盤必有反映;有反映未必有其事

此中又涉一象可以多應的原則,有機會再談。

中國歷史上雖早就有剖腹產的記載,唯多因囿於傳統觀念,致棄妻保子才有此着。若抱錯誤觀念,要愛妻麟兒無端捱刀,又情何以堪?

佛門也落窠臼

未明大腦運作機制,不管是學術數還是其他學問,皆易被矇。宋朝著作,記錄禪宗公案的《景德傳燈錄》及《五燈會元》,均載「丹霞燒佛」軼事,恰證佛門雖重因明,仍會跌落思維窠臼。茲恭錄作結:

《景德傳燈錄》卷十四:

後於慧林寺,遇天大寒,師取木佛焚之。人或譏之,師曰:「吾燒取捨利。」人曰:「木頭何有?「師曰:「若爾者,何責我乎?」

《五燈會元》卷五:

唐元和中 至洛京龍門香山,與伏牛和尚為友。後於慧林寺遇天大寒,取木佛燒火向,院主訶曰:「何得燒我木佛?」師以杖子撥灰曰: 「吾燒取捨利。」主曰:「木佛何有捨利?」師曰:「既無舍利,更取兩尊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