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老文章背後的密意

仲夏參加了香港密乘佛學會「學佛與人生網上講座」,當中有 WhatsApp 群作通知協調。8月25日有群友轉載了王亭之先生於「坎坎胡」網站發布,名為「危機來了,中國要怎樣做」長文一篇。主題探討一旦美國發動戰爭,中國的應對方式。

文章主要論調,是中國以「堅決維護主權」前提下作出種種戰略,必要時實行全國軍事管制,包括港澳,就擾亂金融的行動可由軍隊、武警、公安逮捕犯人,由軍事法庭審判,入軍事監獄。並作好全面核子戰爭的準備。

好不嚇人。

追看網站前幾篇文章,會有一種王亭之先生已全面支持全球改用北京標準時間的印象。有網友說,這或許就是有專欄作家連日撰文,挖盡舊聞攻擊亭老的起因。

亭老的心思我不知道,我亦深信除卻他自己,及親口被吐心聲的人,不會有人知道。或許看亭老的文章太多,聽亭老的講課亦不少,看了這篇文章,總覺有言外之音。

看亭老的佛學著作,常提及一部佛經可以有多從意義。除了一般的理解,還有「內意」與「密因」,甚至「密密因」更深層的意義。這種言外之音,中外皆自古有之,我想最為人所知的便是有近代政治學之父之稱的馬基維拉,於 1513 年所著的《君王論》。在大學修政治哲學課時,就有一種說法,《君王論》中歌頌極權,其實是反面論說極權對統治帶來的種種問題,可說是「曲到圓」的始祖。

亭老不是沒寫過這種曲到圓的文章,我自己就見過兩例。

先是1986年7月18日的東方日報「香江耳目」專欄。是日文章題為「 『棚架』充滿希望」,亭老以明讚暗彈的筆風,述說匯豐銀行新總行的建築風格猶如「棚架」,讚其「偉大的工程仍在繼續,於是乃懷有無窮的希望」來暗諷其未完工之象,亦欠平穩氣派。

如還未覺是明讚暗彈,一年後的7月9日,於明報「因話提話」專欄,當日題為「兩家銀行的風水」一文中,亭老更直言這種尚未完工的形式「假如說好,王亭之無論如何不信」。兩篇專欄,應還可在香港中央圖書館中找到微縮膠卷。

第二例是《斗數卷.卷二:星曜本義》一書中亭老所寫的序(此序在網上書店關於是書的介紹中都可看到)。內文提到亭老與著者葉漢良的情誼,又為其不值。可是序文首尾兩段卻提及葉漢良是「用新觀點來詮釋舊原理」,「還可以將『六十星系』來一番『現代化』」(留意刻意框起「現代化」)。而序中二段則明確指出自己是「將師傳的原理加以現代化」。

如不知道王亭之與四十門徒之間的轇轕,便會誤以為葉漢良的斗數是繼承亭老而非自創。可是若再細讀序中關於其廿年人事宮位不佳,以及葉親自在書中對所述斗數系統的交待,或會感到序文的花椒酸味,應該較亭老所發明的XO醬更辣。

說回亭老那篇長文,其實也不是沒跡可尋。例如在一遍軍事介入的主張下,亭老亦指出了無論軍事上、政治上、經濟上、金融上都可以讓步;對美國加給中國的制裁,中國未必事事反制;而進入戰時狀態、軍事接管,也只是在美國發動戰爭的前提下才成立。可在文章末尾,亭老又提到,一旦開戰就會是核子戰爭。除非亭老渴望世界核戰,否則這種行文,何嘗不與《君王論》的筆調如出一轍?

這種表忠避過式的寫作,似乎已漸漸流行,尤見在國內涉有利益者。王之峰被同人漫畫作者批評或是一例。

退一步,就當亭老真個心意改變,期望中國步入軍政狀態,也不用擔心。觀乎亭老公開的預測,大多不準。1984年他就曾預言越南會於1996年侵華,且「戰爭纏綿六載」。查維基百科 1996 年大事紀,尚未見越南相關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