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斗數前後的落差

記得在上完斗數深造課程一段時間後,有天和師父閒談,他突然說了一句:「現在你對斗數的看法與學之前應該好不同了吧? 」

之所以對這句印象深刻,是確有大不同。從接觸斗數開始到正式上課,大約三年時間。主要就是從書本中吸取斗數資訊。那時候,幾乎只要是和斗數相關的書藉都例不放過。我還記得有天逛日本城(主要售賣日本雜貨的百圓店),看到一本以斗數為題的小書,也二話不書購回。後來才知道那是翻譯作者不詳的日本斗數著作。

及後有機會拜讀日本作者的如東海林秀樹、椎羅的斗數著作,漸發現日本的斗數似乎多重性格分析。曾看過忘了作者的另一日本斗數著作,內有以中文作序,是作者於台灣的斗數老師所寫。真恕孤陋,台灣的斗數是否也偏重性格分析,日本的偏重是否受台灣影響,我真個不知。

在所看的一堆斗數書藉中,然然少不了陸斌兆、王亭之的著作。可這些著作,多着重以斗數推算事件的發生及吉凶的剋應,尤其陸氏書中更提及細達流日的推算。至此,我對斗數的印象,就是通過此門術數,可以具細靡遺,能知過去未來,絲毫不爽。

這是上課前我對斗數的看法。

上課後,在系統訓練的過程中,開始發現自以為的斗數模樣,並不是所想的那樣。斗數確能反映命主及其身邊人事的性格,但並不是重點。這亦說明了「性格改變命運」,其實在斗數並不適用,因為運勢好起上來,性格再差也是好運勢也。

至於事件及其吉凶的推斷,要做到先知般的神準,除了諳熟斗數系統,還要有現場環境的輸入,事主的配合,以及斗數師對所問事態的認知及熟悉, 才能成就。絕不是書中有意無意的表述,僅看到什麼星便能道出詳細。

總而言之,被稱為三大神數之首的紫微斗數,其實並不神。它只是一套可操作的技術,用作反映人生運勢的效果而已。就我來說,這和編程、催眠、中醫一樣,技術上並無不同。

這是學習斗數後對斗數的印象。

坊間對斗數,甚至術數的誤解,我想正是只有習術前對斗數的理解。加上或者以為自己已博覧群書,對斗數已無所不知。人類大腦多偏向高估自己能力,不再進一步探究。對僅知的看法,久之便成為信念,更難改變。

認識一位僅看多本斗數書即和親友推算的例子。傾談間發現,其「推算」只限於性格分析,再以安慰閒聊搭夠。難怪,更有人認定,祿命術只是心理安慰。這樣的推算愈多,坊間對術數的誤解只會愈深。

奉勸術數能人多出手,還術數個本來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