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察口訣的作用

最近想學中式算盤。

自主學習第一步:資料搜集。YouTube 就有很多完整的珠算教程。看過為幼兒而設的、為成人而設的;看過中文的、英文的。大致發現,同一算盤,可以套上不同算法,而計算結果都一樣。

這就和斗數盤一樣。同一命盤,不同派別會有不同解法,甚至同一派別,就同一件事都可以從不同切入點,亦能得出同一結論。從李小龍命盤中,反映其子意外中槍身亡便是很經典的例子。乃至同一面相,甚至能透過套用不同系統,交織出更細緻的論述。

不知為何,從小到大都沒接觸過珠算。學校沒教,家人亦沒提。可一問起,朋友及老爸都會。老爸甚至提起我家從前有個用酸枝木造的密底算盤。若當年保存,現在或值千計。

趁機請教,均不約而同說要背口訣。迄今看過的教程,僅有一輯提及「好朋友」、「小朋友」及「大朋友」口訣。再找到一系列題為「珠算解難」的文章,在「九歸歌與單歸法」中,才看到他們口中的口訣,亦因此才知道「二一添作五」的意思及來源。

中國術數,似乎很偏重使用口訣,亦漸成為入門領域的一個關卡:背誦口訣。

看過不少術數書籍,都機械式地將一堆術數口訣倒在前頭。

本來,口訣,是前人用作整理或歸納經驗及心得的手段 ,方便記憶。就像自家的筆記,多為隻言片語,鮮少有系統脈絡。是以中國術數的口訣,都有一共通點,就是乍看必定不知所云。必須先理解口訣所記錄的完整知識,再將之對映到口訣,口訣才有用處。

若不識術數,學訣無益;既識術數,看訣何用?

可是,當今的術數教學,似乎都很著重要學員背誦口訣。從前以高齡入讀學院派的中醫學位課程,在知道被要求背誦《內經》、方歌、甚至整本《傷寒雜病論》時便立馬中途退學。先背後理解,對兒時記強解弱的階段當然是有效策略,唯人已十八、九,還來這一套,無怪乎中醫系只量產方證對應軍團。

不知是否「學術必背訣」已深深絡印在大眾的腦海裡(當我和老爸說我學珠算沒有記口訣,他立馬的回覆就是「沒可能」),在不知口訣只是前人的筆記心得,更未明其所載的完整意義,而訣中寫成鐵口直斷的模樣時,人們就會不加思索地全盤接受。「天梁月曜女淫貧」、「紫破貪狼為至淫」,還真的會有人會信。

奉勸學術,尤其而立之年之後,先把口訣放一旁,先把所學術數的機理掌握,再行對應口訣不遲。或許,那時你連口訣也甭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