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術數會有這麼多口訣?

五術接觸得多,就會發現古人非常偏好使用口訣。舉凡操作方式、概念定義、推算心得、徵驗結果,乃至定位分佈等等,一律以口訣記錄。斗數安星法;算術九因歌;面相有百歲流年訣;六十四卦有卦序歌。術數用口訣,可謂用得淋漓盡致。

身心語言程式學總括,人類大腦主要可透過影像、音聲、動作及語言四種方式接收、處理及存儲知識。越能同時應用多種方式,越能有效學習。那為何古人獨愛口訣?

中國各種術數,經過無數人漫長的應用,已總結出多種應用智慧。當時,文字自然是最有效的智慧保存方式。可就算到紙筆普及的年代,洋洋灑灑大篇文章,莫說邏輯未發展成熟的小孩,對需要日用的術師,也是一種負擔。

口訣大都由術師依據心得自編,構思過程需要取捨,此一思維過程已能加深理解。又口訣雖或打油,卻符合平仄,能朗朗上口,無論童叟均易記憶,正是音韻語言兩大方式共同接收。配上旋律的《但願人長久》便是佳例。若再加上諗誦時搖頭晃腦的動作,就完全契合應用多種接收方式學習的奇效。

人腦的理解力發展亦有關係。曾看過就0-6歲理解數理邏輯的研究,指出人腦要到5-6歲,才能正確認識體積、快慢的特徵。故在此歲數以前,無論如何教授,人腦仍無法理解一容器高矮不同但容積相同的概念。可是,幼兒大腦的可塑性又比成人大腦強大,尤其在記憶方面更勝多倍。

古時的童蒙教育,都是從背書教起。從《三字經》《千字文》到《大學》《中庸》《論語》,一一死記硬背,可謂「由小背到大,健康又愉快」。老師只要求背而不加解釋。及至長大,因文章都已刻在腦中,經過人生的歷練外加思維成熟,自能了解其中深邃的意義。

我還記得在《新舊的一代》中,南懷瑾先生提出了一首描述學子背書的情況:

一陣烏鴉噪晚風 諸生齊放好喉嚨

趙錢孫李周吳鄭 天地玄黃宇宙洪

三字經完翻鑒略 千家詩畢念神童

其中有個聰明者 一日三行讀大中

以口訣助記,確實是老少咸宜。可是要留意。孩童學口訣,因其記憶力強而邏輯力弱,先記後理解實無可厚非。可成人大腦正好相反。若仍緣用此法,只會產生不必要的壓力。過不惑之年的朋友,或許自小被教導當時有效的「先背後理解」學習策略。可現今還源用,肯定事倍功半。

五術雖多借用口訣,而口訣確實亦是習術的一大有效工具,然最好認清再好用的工具亦只是輔助,其背後的原理及脈絡才是重點。現今科技已能讓我們不再局限於音聲及語言的途徑。若你較習慣以影像學習,直接將百歲流年圖映入腦中,可能比死背「欲識流年運氣行。男左女右各分形」更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