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州派」乃王亭之自創?(之二)

 談「中州派」源流—原刊於華僑日報1994月4月18日

許多人請王亭之一談學習「中州派」斗數與玄空的經過,因為此派術數經王亭之公開之後,影響所及竟至台灣、京滬、南洋一帶,近年又影響到北美與歐洲。有朋友開玩笑說:「有自來水處皆談中州派。」這雖然是溢美之辭,可是亦非盡無稽。

前兩天,有一個從星加坡打來的長途電話,介紹紐約兩位竹升建築師從王亭之學玄空,而且建議,王亭之的著述可由他們譯成英文;在夷島,亦有建築師擬請王亭之講授風水,蓋雖洋人亦耳「中州派」之名;王亭之一到圖麟都,便有西報記者來專訪「Lok Yang School」。王亭之問記者如何知道此派名堂,答曰:許多年前便已聽到中國朋友提及。如是種種事實,皆足以證明王亭之公開本門術數,不為無功。所寫的典籍,將來必成為「公器」,至少給研究者多一條參考的途徑。

至於王亭之自己,雖已專心學佛,只在公開術數的頭一兩年曾以術數問世,至今收山已七八年。蓋公開「中州派」的術數,目的只在向本門祖師交代,以免本門術數至王亭之即中斷,故公開之後,即避居夷島讀經修密。如今能親自看到自己公開傳播的成果,當然十分欣喜。於是想將自己的授受源流加以介紹,以免本門面目始終模糊。(中州派一)

按:馮先生於「踢爆中州派創派內幕(上)」中提及亭老「覷準大眾心態,投其所好,誇誇其談,終於成功建立『中州派』品牌,撈了一大筆錢。」馮先生說他對中州派的評論是「基於事實」,我看了多次,還未明此評論是如何基於事實。當然,亭老公開斗數的動機,是否真的「只在向本門祖師交代」也無從引證。我不夠膽說是「基於事實」,只能說是姑妄聽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