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州派」乃王亭之自創?(之三)

原刊於華僑日報1994年4月19日—得到一條大財路

關於王亭之習「中州派」術數的經過,多年前曾在一家週刊上略為談過,然而文稿並未編集出版,是故知者尚未見多也。如今不妨從頭一談始末。

一九七二年,王亭之還在做生意,代理澳洲的黃金白金。那一年,機緣巧合,台灣當局發給王亭之一份執照,可以免稅進口白金,而且依公價結匯。這真的是一條財路,因為光是美元的官價與黑市匯價差額,已經是一筆可觀的數字。

按:此有一段小插曲,亭老有記於《方術紀異(下)—測字篇》,題為「筆迹分析定我半生」。說六十年代末,澳洲金業鉅子曲克來港跟亭老見過一面,後亭老回拜而曲克不在,遂留字條請他回電。曲克將字條拿回澳洲找了兩個人做筆迹分析,結果一致評價甚高,便決定找亭老代理澳洲及新畿內亞的黃金。可文章最後又說那兩份筆迹分析副本已散迭,又是死無對證。

王亭之自小已學算命,因為家庭教育即包括醫卜星相、琴棋書畫、詩詞歌賦,可是當時所懂的僅是「子平」,即八字推命之術,對於斗數可謂不屑一顧,因為看過坊間的斗數書,實在毫無義理,可說全屬江湖之術。

王亭之自己用「子平」來算,實在看不出有發大財之運。不過執照既然到手,生意總得要做,於是便跟一位台灣朋友合作,王亭之供應白金,負責向各銀樓推銷,他則負責送貨及收貨款以及解款入銀行結匯。頭一個月,每人即賺了一百萬元台幣。以當時物價,可以買一個高級大廈單位。照此情形,台灣朋友應該絕不會騙王亭之,做三年就已成中富,還何須吃母雞不吃雞蛋呢。可是卻偏偏發生了意外。(中州派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