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州派」乃王亭之自創?(之四)

受騙之後算斗數—原刊於華僑日報1994年4月20日

生意才做到第三個月,一家相熟的銀樓忽打電話來通知王亭之,說合作的朋友有異,因此他沒將貨款交給他,叫王亭之親自去收。

王亭之聞訊立即赴台,果然人不見,公司關閉,一查銀行,全部款項提空。王亭之只能收回幾家熟銀樓的貨款,以及提回存海關倉的幾百安士白金,全部損失大概六七百萬台幣。這還不要緊,最要緊的是執照用公司名義領取,一倒閉,執照立時失效,以後再也不能做免稅進口台灣生意。

那台灣朋友所騙,無非是半年至八個月的盈利,所以連銀樓的朋友也不明白,為甚麼他竟會出此下策。

銀樓中人,黑白兩道都有來往,他們建議王亭之請黑道人物將此人找出來,再交白道的刑警法辦。王亭之是學佛的人,怎肯做這種事,況且損失還負擔得起,財路斷了,自己原來也沒有這麼大的財運,是故便將事情了結。

按:亭老1963年加入金剛乘學會,隨劉銳之及其上師敦珠仁波切修習藏傳佛教。1973年,得阿闍梨位,法名無畏金剛。

那時候,有一位朋友問王亭之信不信算命,有一位劉惠蒼老人,精通紫微斗數,但卻不用術行世,想他算命,只能由朋友帶去拜訪他,加以請求,來者報過生辰之後,他會合指掐算一番,如果肯拿張紙出來替你起星盤,那就是肯算了,但如果又天南地北,來者便應自行告退。(中州派之三)

按:星島日報「談術錄」專欄,1987年12月23日亭老有文題為「君子坦蕩蕩」,透露此位介紹劉惠蒼老人的朋友是王德薰。王所著《山水發微》一書現網上尚有銷售。網上蒐尋其名,還有很多門人之門人,可知必有其人。問題在,若亭老一心想虛構中州派歷史,為何不乾脆虛構那位朋友的人名,而要留下可尋的線索?

早於十年前,就不斷有人質疑中州派的來歷,其中一種考據,是力證劉惠蒼只是亭老虛構的人物,世上根本無此人。當中最用力的,要數傲天行。及至後來有人真找到劉惠蒼的資訊,恕我蒐力不佳,至今尚未找到傲先生的一句澄清啟事。當然,正如通天記者所說,有劉惠蒼其人,不代表中州派紫微就傳授自劉惠蒼。只是還是同一問題:若亭老一心想虛構中州派歷史,為何不乾脆虛構師父的名字,而要留下可尋的線索?

馮先生於「踢爆中州派創派內幕(上)」中述及「除了王亭之外,我看不到任何人提過劉氏」,難道王德薰此人又是亭老虛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