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州派」乃王亭之自創?(之五)

 盤問家世與學養—原刊於華僑日報1994年4月21日

王亭之聞說有這樣的一位奇人,雖對斗數有成見,亦覺興致勃勃。第二天,便跟朋友去拜候惠老了。

既見惠老,報過生辰,惠老掐指稍作推算,立刻便拿紙筆出來。朋友對王亭之眨眨眼。王亭之則只見惠老一邊起盤,一邊神情肅穆,又不時抬起眼來望望王亭之。

良久,星盤起好惠老便問:「上月你應該破一筆不大不小的財,破了沒有?」王亭之點點頭。惠老繼續說:「破財不要緊,恐怕從此還斷了財路,而且失去朋友。」王亭之聞言,不由驚異,不禁連連點頭。

惠老說過這兩句話之後,在星盤上批了十幾行字,便交給王亭之,說道:「你回去慢慢看。」朋友見說,便立即告辭。惠老卻擺手道:「不忙,我想跟他談談。」於是吩咐換茶,便盤問王亭之的家世與學養。

一談起來,彼此原來有世誼。王亭之有兩位叔祖,一位曾任黑龍江省長,一位曾任東三省鐵路總辦、煤礦總辦。惠老的令尊,即在他們手下做事。

於是,惠老又考核王亭之的「子平」與風水,最後談到《易》。知道王亭之曾在師大講過暑期班的《周易》課程,十分高興。如是暢談了兩三小時,然後才送客。(中州派之四)

按:明報「因話提話」專欄於1989.04.26「憶李遐敷」一文中,亭老提及1972年曾應邀到台北講鄭氏易,亦因此與師大教授李遐敷結交。李遐敷便是在《風水平談》中「在三藩市看風水」述及,連茹格屋主的叔輩。亭老提及拜師一事,輾轉都可找到有名有姓的人物線索,杜撰的機會有多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