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州派」乃王亭之自創?(之六)

 算出班機取消—原刊於華僑日報1994月4月22日

王亭之回到酒店,將惠老批的斗數盤拿出來看,真的可謂不著邊際,無一字提及財運,只言道家的「無為」,然後說「名高招謗」,卻又說「無為則名高」,對未來運程沒作具體指示。當下也就算了。

第二天吃過午飯,帶王亭之拜訪惠老的朋友來電,說惠老請吃晚飯,席設僑聯賓館,吃湖南菜,邀了幾位朋友作陪。

王亭之問:「你知道我今晚搭夜機返港,還請我吃晚飯?」朋友卻說:「惠老看過你的命盤,說你今晚不能成行,因此才邀晚飯。」

王亭之半信半疑,朋友卻說:「這樣吧,三點鐘我來你的酒店,等消息,如果班機不取消,我送你去機場,如果真的不能成行,我送你去吃晚飯。」這樣的安排,王亭之當然答應。到了下午五時,航空公司來電,班機取消,因為颱風襲港,懸掛九號風球。

按:上面「得到一條大財路」一文有提及,事件發生在1972年。馮先生在「王亭之學斗數的故事」上下兩文都一再指出,1972年香港沒有九號風球,台灣亦沒有,並謂亭老應該沒有料到多年後會有人查天文台紀錄戳穿他的謊言。

首先,亭老在文中清晰寫明「班機取消,因為颱風襲港,懸掛九號風球。」我看了多次都不明白為何馮先生在其文章要幾費筆墨解釋台灣沒有「九號風球」。第二,查香港天文台熱帶氣旋警告信號記錄,該年香港的確沒有懸掛九號風球,可是該年1972年11月8日的同一天,卻分別於15:15及22:00兩度掛上八號風球,颱風名稱為柏美娜Pamela,強度為每分鐘205 km/h(125 mph) 。

亭老文中提及航空公司於下午五時來電說因颱風襲港班機取消。亭老說香港懸掛九號風球確實是錯,但此處的重點,究竟是九號風球還是班機取消?馮先生提及亭老此「一大破綻」,不知可有想到,及後會有人再查天文台紀錄去求證他的求證?套句馮先生的口吻,馮先生查得1972年沒有九號風球或強颱風,偏偏忽略了班機取消的細節,太悲劇了。

聽完這個電話,王亭之呆了半晌。如果用「子平」算命,一定算不出這回事,是則斗數豈不是出色過「子平」。

朋友那時才說:「惠老其實有意收你為徒,而且吩咐我到這時才跟你說,今天晚上,你就可以拜師。」當下王亭之遲遲疑疑,因為其時已學密宗多年,實在不想再花精神在術數上面了。(中州派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