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州派」乃王亭之自創?(之十)

一代只傳一徒—原刊於華僑日報1994年4月26日

燕王棣既登帝位,想起本門祖師的推算,又想起他曾為王府布置風水,於是便差人將他迎至南京,予以俸祿,但卻禁止他為人算命看風水。一代一師一徒的規矩,大概亦由那時定下來。

所以江湖流傳,亦間有中州派所傳的斗數與風水訣,只不過時有誤解,且只屬偶得一訣,這即可能是明代以前,傳授未懸禁例,因此本門口訣便易傳出。

王亭之問惠老,既然一代只傳一徒,何以會有一位陸斌兆先生亦得本門傳授呢?蓋王亭之初拜師時,惠老即以陸先生的書相付,囑回港閱讀,作為入門,故王亭之難免即有此問。

按:馮先生恥笑劉惠蒼為何會有「非正式傳人」的講義,又質疑劉惠蒼在台如何得到此份於五十年代香港授徒的講義。問題在「非正式」就等於沒用?亭老不是寫得明明白白,講義乃作為入門?五十年代的講義,為何到七十年代就不能有一份?亭老在上文亦有提出他的猜測,劉惠蒼經張開卷介紹認識陸斌兆,有何不可?

馮先生又列出陸斌兆有學生李春生;李春生收學生張迺文及紫微楊,張迺文的學生是禤百昌。且看明報「因話提話」專欄,1985年8月9日載「請聽陸斌兆之言」中的一段:

「這位陸先生,傳斗數給一位李翁,李翁傳給廣告界的張迺文先生。「世外高人」自稱是張廼文的師弟,但李翁則為王宇凰的世伯,卻稱只傳過張廼文一人,此語有王宇凰可以作證。」

當中的李翁是李春生。此段明言有王宇凰可以作證。王宇凰是70年代尾麗的力捧的花旦之一,約滿麗的後,80年代中曾經轉到無線主持香港早晨,亦有在報刊寫專欄,難自這也能說又是亭老虛構人物,自說自話?

惠老說,他的師傅姓俞,為清代漢學家俞正燮的後人。俞氏家傳天文之學,故於清代即入欽天監做個小官。辛亥革命之後,欽天監撤消,俞師公失業,做過官的人又不好公開懸牌跟人算命看風水,是故生活頗困。

按:上面內容是馮先生攻擊得最為厲害的一段。只是他提出的考證,我有些疑問。

一、卻從未見俞氏寫過斗數。未見就等於沒有?

二、父親俞獻「能文章,尤熟於掌故」。這就等於沒有家傳之學?

三、俞正燮二子「均故無後」,而兩人也從未入欽天監。查教育部國語詞典重編本,「後人」除解作後代子孫,亦可解作後世的人。為何亭老寫的「後人」,必定指子孫?以上資料在互聯網找得到,毫不驚喜。

後來邂逅陸先生的尊人,便接他到上海,請他教陸先生以斗數。教了幾年,抗日戰爭爆發,陸家走難,他則間關到了洛陽,就在洛陽認識了惠老,惠老其時掌軍駐守當地,不須打仗,清閒得很,他又為俞師公買宅,置妾,還送了一筆銀行存款,令他老人家能安渡晚年,由是便得到傾囊相授,成為正式的傳人。(中州派九)

按:有能力買宅、置妾還送了一筆銀行存款,惠老歷任營長、團長、參謀長等職,無論權勢及財力都有可能。只是是否「正式傳人」就可有待商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