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州派」乃王亭之自創?(之十一)

 不背包袱—原刊於華僑日報1994年4月27日

王亭之問過惠老俞師公的名字,惠老只用國語含糊說出,但卻屢提俞正燮,至今為止,王亭之不知何故。不過惠老亦囑王亭之,不必對人多提他的名字,且說過份張揚名姓,會遭天忌,可能本身有事,亦可能後人不昌。或者不願多提俞師公的本名,即是這重緣故。

按:馮先生一再質疑亭老的師承譜系。這裡亭老已清楚說明惠老是「含糊說出」,亭老如是我聞式的覆述,究竟有什麼問題?就算俞師公說謊、劉老也說謊,此事亭老究竟錯在哪裡?天師道推老子是其始祖,尊為太上老君;李世民稱是李耳的後代;朱元璋稱朱熹是他的祖先。托古高攀自古皆有,為何突然高調批評?後人如是我聞式的相傳,就是罪人?老實說,我連有何紮實考證,證明我媽是我媽也未可知,文獻證書最易造假也。

馮先生在「王亭之的聚寶盆」一文中鄭重提醒亭老,不要再標榜中州派和欽天監,可亭老早就棄斗數專心佛學,就算引致馮先生發飆的影片,完整個多小時也只是以如來藏為主題,無一涉及斗數。馮先生口中的大陸小粉紅,也不是為斗數而來的呢。

是故王亭之決定將本門術數公開,亦用「王亭之」這個筆名,算是遵從惠老的吩咐,雖然這吩咐頗有迷信的成份。

王亭之還遵守本門一個規矩,即是:不以術行世,但隨緣結緣。

那麼,王亭之為甚麼卻要公開本門秘密呢?這絕不是為了出書賺版稅。要賺錢,算一個命即可能等於一本書的版稅了。

只是王亭之不願重蹈先師的覆轍,到了七十多歲還要急於找傳人。如果永遠背著這個包袱,便很難專心讀經修密法了。為此王亭之除親授四十人外,只開過一期函授,目的只為發揚本門的聲譽。從此以後,便閉門謝客,寧願著書來談本門的術數。這樣做,既對得起中州派的歷代祖師,亦不會妨礙自己學佛。

將王亭之全部著作看過的人,已盡得本門的秘奧,是則王亭之便不必找一個弟子來叫他又背上只傳一徒的包袱。是故自己便可心安理得退出江湖。(中州派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