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州派」乃王亭之自創?(之十二)

至此,已就我所知的「中州派」源流作一交待。那究竟「中州派」是否為亭老的個人創作?我想這要分開兩個層面。一,亭老所公開的斗數,是否真為他所說的源流。二,「中州派」這個名字,是否亭老自創。

在「踢爆中州派創派內幕(下)」,馮先生一口咬定「中州派」三字是騙子杜撰(不知他所指的騙子是指俞師公還是指王亭之),而中州派紫微星訣則「極可能是王亭之創作」。在「王亭之的聚寶盆」一文中,馮先生提到「空宮要借星,這是不懂紫微斗數的人才會講的。」並說亭老所稱代代相傳的秘訣,「可能只是他蹲茅廁的時候想出來」。

我正想不通這一點。據聞馮先生的紫微斗數老師是葉漢良,若真,葉漢良正是亭老四十門徒之一,馮先生沒理由不知道,也沒理由不懂三大推斷星盤技巧之一的借星安宮。說「不懂紫微斗數的人才會講的」,要麼說者是馮先生自己,要麼就是來自葉漢良的傳授。

馮先生大破中州派的虛假,不正是破自己的門派?還是更讓人心寒的,是葉漢良在破中州派的同時,卻用中州派這個品牌?還是更恐怖的,葉漢良也如同是四十門徒之一的犂民在其著作中所言,從一開始根本就沒學懂過中州派斗數,所以其斗數卷系列內容,除安星法外,與中州派斗數完全無關?

不過亭老在2003年10月28日一篇題為「清理維港 特區有救── 與王亭之談佛論玄說香港」的訪問稿中,有提及「可惜雖然我收了四十個徒弟,但真正對頭的,可以說是沒有。」

若真如馮先生所言,整個中州派斗數,內容連名字都是亭老一手創作。一個人能在短短十數年便創製出完整的斗數體系,這不堪比倉頡造字、空海造假名的豐功偉業?這即使是先抄陸斌兆講義也已非同少可,還要作一堆口訣星訣,究竟要有多高的智慧才能做到?

正如亭老在《斗數零談》別序中提及,若一切斗數著作皆屬其自創,沒有師資傳授,他對斗數的功績,實在比發揚「中州派」的功績還要大。我情願相信亭老斗數是學來而不是自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