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州派」乃王亭之自創?(之十三)

 就第一個層面,曾聽紅極一時的台灣歷史老師呂捷說:「歷史只有一個,但說法可有多種」(大概如此)。時下興起日「曼德拉效應」,搬出平衡宇宙的概念,認為史實可以不經不覺變成另一個版本,只是一些歷史資料如相片等,因未及改變而還能忠於原來。

其實,歷史根本就是由人所編寫的一個玩意。透過大腦三大自然處理訊息的過程:扭曲、刪減、一般化,任何「事實」都可以有多種版本。似訛傳訛就是最佳典範。

關於中州派紫微斗數的歷史,主要的資料來源,自是中州派紫微斗數的一代宗師王亭之。可是,網絡上亦有關於中州派歷史的不同版本。對比下來,二者甚至是南轅北轍,此非其是,彼亦非其非。亦因為資料不詳,網路上於是謠言紛飛。有文章稍有看頭,狀似考據的,往往便成為主流。

只是,這所謂「主流」,並不等於事實。縱然不像,可我也無法百份百排除亭老撤頭撤尾編了一個極大慌言。一國尚且可以編造謊言愚民(南韓世越號沉沒事故便是典型)。我個人不在當時,實在沒資格說誰是誰非,只能說是無從稽考。

至於第二個層面,倒是可以說說。馮先生在「踢爆中州派創派內幕(下)」一文提及「有認識亭老的人告訴我:『中州派』三字是王亭之和林真在酒樓(一說是夜總會)想出來的」。這倒是沒錯。林真在他的紫微斗數班當中,就親自說過這件事情,逐字稿如下:

最近這幾年呢,就有人搞了中州派了,其實中州派呢,就是標奇立異的,是沒有這個派的。他們就拿了一個叫陸斌兆的一個講義,當爲欽天監的講義。

…我在這幫人還沒有吵吵鬧鬧之前,我已經教了不少學生。而且這幫吵吵鬧鬧的人還從我這裏拿了很多書出去,其中一個就是王亭之。他自己寫送很多哲學真「送」給我。整天都這樣說。同時王亭之的招牌是我寫的,是我鼓勵他挂牌的,那他在紫微斗數裏面的貢獻是什麽呢,將來等歷史作定論,我不想作定論。但我就講給你們知,中州派是沒有派的。爲何呢,因爲他將日本人送給他的書,阿部泰山這本書,用來做安星法,當了中州派的安星法。其實這本書很久以前,已經在日本被視爲紫微斗數的經典著作。

…書對一對。中州派的安星法全部抄這本書的。現在這本書翻譯成中文。就是今晚我幫你們拿回來的這本書。我可以講給你們知道,這本阿部泰山的書,是出自什麽時候呢,是出自紹和33年的,出自幾十年前的。那你現在明白了,如果以後有人問你呢,你就可以謙遜點說自己是南派得了。

你不用理什麽中州,乜州了。其實我講給你們知道,中州派的來歷其實很髒的,那天我們聊天講什麽「豳州」派。那「豳州」派不好聽,就叫中州派的名字,是這樣出來的,那你們以後聽到這名記得是「豳州」派就可以了。我不是抵毀它。如果有那一位是中州派出來和我講一講。我講給你知道,在那裏來的,這個名是在富林酒樓來的。是我開的富林酒店。聊天改出來的這個名字。

言之鑿鑿。除非林真有意造謠,這段記錄,自是有力證明「中州派」乃由亭老自創。縱使亭老的文章說「中州派」一詞是由劉惠蒼相告(參「中州派的源流」一文),坎坎胡網站有一篇題為「斗數最重時差」,當中亭老就有說「『斗數』最正宗的,是『洛陽中州之學』,亦即是所謂『中州派』」,頗有方便安立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