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州派」乃王亭之自創?(之十四)

可是,在網上找到一段東方日報「香江耳目」的剪報,日期不詳,題為「紫微中州派」,內容述及亭老及紫微楊同門相認,頗耐人尋味。

紫微中州派

今日是王亭之非常高興的日子。

凌晨二時半,紫微楊摸上王公館談天。一進門即曰:「亭老,我今日推掉兩枱麻雀,專誠拜訪也。」此人上門再無別事,一定是捉王亭之研究鐵板數。

一直暢談到凌晨五時,紫微楊想起行矣。王亭之忽然心血來潮,出示一本紫微斗數的手抄本給他看。起初其人常不在意,隨手翻翻,大概是想應酬一下,就立即打道回府。誰知她愈看愈有癮,有站着看變成坐下來看;由戴眼鏡看變成脫眼鏡看;由一目十行看,變成逐句逐字看。然後曰:「亭老立即更衣,坐的士到舍下,我亦將一本抄本給你看。」

王亭之知道他有一本抄本,從來不肯是人,蓋乃師傳秘本也。然則為何今次卻突然肯主動出示王亭之呢?問之,紫微楊曰:「亭老,今日始知,原來你我乃屬同門也。」王亭之曰:「中州派耶?」紫微楊瞪大對眼,忙應曰:「正是正是。」原來此人打聽得王亭之的斗數學自台灣,便以為王亭之一定是屬於閩派,及至見王亭之的抄本與他的抄本完全相同,然後始驚悉彼此同源。他卻不知王亭之的斗數師父雖住台灣,實在卻來自洛陽,故屬「中州派」傳人也。十餘年前,王亭之的師父已七十餘歲,自稱生平僅收過王亭之一個弟子。所以家數完全與台灣流行的閩派不同。紫微楊的師父則收過兩個徒弟,即紫微楊尚有一個師兄,但已逝世。他的大師兄代師收徒,曾傳過一個弟子,所以他的這一枝,目前連紫微楊在內算是有兩個傳人。但紫微楊的師父與王亭之的師父卻可能同派不同師,所以互相沒有來往,亦不見提起,因此「中州派」亦可謂人丁單薄矣。這次偶然互相揭秘,證實乃屬同派,中州派便頓時添了許多聲勢也。至於兩本秘本,則王亭之那本尚未完全,故稍遜一籌耳。

亭老所出示的手抄本,以及紫微楊的師傳秘本,應就是陸斌兆的講義。至於紫微楊的另一個師兄,應是張迺文,所傳的弟子便是禤百昌。

另明報「因話提話」專欄,1985年8月9日載「請聽陸斌兆之言」中的一段:「這位陸先生,傳斗數給一位李翁,李翁傳給廣告界的張迺文先生。「世外高人」自稱是張廼文的師弟,但李翁則為王宇凰的世伯,卻稱只傳過張廼文一人,此語有王宇凰可以作證。」

從文章脈絡推斷,「紫微中州派」應在「請聽陸斌兆之言」一文之前。姑勿論紫微楊是否陸斌兆門徒,亦必定對中州派有關係,就算未有「中州派」一詞,照推亦非王亭之一手創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