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州派」乃王亭之自創?(之十五)

 就此兩個層面,最終結論當然是沒有結論。從來歷史分析都是拿着無法引證的資料去考證。歷史只有一種,說法卻是無窮。每位歷史學家都有他自己的歷史觀,本來能持平客觀地分析求證實屬好事,但如馮先生及傲天行般,帶着情緒亦先有結論再做考證,自然出現「只執風球為九,忘卻班機取消」的思想謬誤。後又搬出與中州派真假無關的聚寶盆、孔百通事情,這種亂入及一昧煽動式的思維,豈非正是馮先生所不齒?

馮先生在「王亭之的聚寶盆」末段痛斥亭老「在大陸造謠禍港,還令一群愚不可及的藍絲信以為真。」馮先生接連文章力主現占斗數體系市場比率最高的中州派子虛烏有,何嘗不是想社會精英、文化翹楚們信以為真,還揚言要把王的書丟進垃圾桶?

不認同亭老現今的行徑可以,但以人身攻擊,乃至滅祖的方式來反對就顯得亂石投林又無關。這更未提所提證據並不怎麼紮實。

至於亭老的斗數風水著作有沒有價值,最直接的方式,試試其內容及獨門秘訣能否據之推算就好了。這,又要寫一篇文章。

想來也要感謝馮先生此系列文章。自傲天行始,就一直想寫一篇依據我所蒐集的資料及推斷,寫一篇我自以為的中州源流。後因種種事故不了了之。不是馮先生此緣,我也不會奮力疾書。

馮先生在「王亭之的聚寶盆」一文末尾提及,「不會否認王亭之推廣斗數,功不可沒。」我想說的是,若非亭老推廣斗數,不知馮先生又會有否機緣接觸得到?在網上看到有人說,現在用斗數的,那位不是在用亭老所提出來的體系的?當然,他和他的師傅不是,這要另寫專文一訴緣起。

亭老有些朋友學生是社會精英、文化翹楚,皆捨他而去,而亭老從來不懂珍惜。這由與我所知道的版本有所出入,此又是另一個打算接下來要說的八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