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互抄的筆記來互相引證,最終得到什麼?

在網上求贈整套葉漢良的「斗數卷」系列(留意是求贈不是求索)。有網友私下驚嘆,「您這樣就把葉漢良先生的書送給人了嗎?」

聽後心虛,還跟他好好解釋,說會提醒接收的朋友是廢紙閒書。而他提起了潘國森。

潘國森一名,曾幾何時常與王亭之並提。因有一期王亭之不斷追擊自許粵音正宗的何文匯,就和潘國森共同出版《廣東話救亡》,力數何文匯所推的粵音是邪音、病毒音。

及後潘國森打造了心一堂出版社,專門出版術數相關書籍,又重印術數珍本古籍。他自己也親撰斗數教程。我在網上找不到潘國森的斗數是否受教於王亭之,而潘國森從未提及他的斗數學歷。

道聽塗說,潘國林的斗數確實從學王亭之,然不知是什麼原因,王亭之明言不許潘國森說跟過他學術數。不過網上有人透露,以王亭之的脾氣,逐門徒出門已是家常便飯,這從1985.11.19刊於明報一篇「逐劣徒文」(見下)可見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