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皇一校變帝星

潘國森的《紫微斗數全書古訣辨正》,據內容簡介,賣點標榜是以虛白廬藏明末清初文光堂木刻真本《紫微斗數全書》,互校現今坊本《紫微斗數全書》而找出後者的嚴重錯誤,藉此解開斗數界數十年來的爭論及謎團。

在「以互抄的筆記來互相引證,最終得到什麼?」一文,我已提出以同樣有錯字的木刻本,與同樣有錯字的石刻本互校,不知如何能校出個真來。負負得正是沒錯;錯誤的前提加上錯誤的推理可以得出正確的結論也沒錯(爸是女人;女人有鬚:爸有鬚),可錯字互校錯字,只會更錯。

今篇就談談如何更錯。

Google 圖書搜尋《紫微斗數全書古訣辨正》,可以有限度瀏覽書中內容。是書第六章,就是聲稱在「互校」之後,發現坊本中所載的「帝皇局」,在木刻本是「帝星局」,並且該段中只此不同,由此得出結論:「皇」與「星」形似,因此判木刻本勝訴。

同一章有交待此一裁判理據,就是以錯字少的一方勝。見頁183:『後出以鉛字印刷技術重刊的坊本《紫微斗數全書》就因為由不懂斗數的人重排石印本而致嚴重出錯,「帝星局」誤作「帝皇局」』。

依此邏輯,總之錯字較少一方,說什麼都對,就連放個屁都會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