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樁官司踢起中州派斗數

上回講到,王亭之原本是為王宇凰、鄧拱璧等講授佛學,鄧拱璧忽然在課中埋怨自己運勢差,遂用紫微斗數為鄧推算,從而由講佛變成紫微斗數講習班。

鄧拱璧埋怨的是那時她正為控告別人空頭支票的官司而煩惱,想找人推算一場官司,請王亭之介紹,而王亭之則自動請纓。

鄧拱璧問的是空頭支票官司會不會打嬴。王亭之問一問開審日,是日她的命宮有文昌、奏書,大利於詞訟。但可惜當日命宮空亡,因此王亭之就告訴她,官司對她有利,只可惜一堂審不完。

第二晚,她又拿命盤來給王亭之看,但見命盤中文曲化忌,官府落空亡,於是便提醒她官司可能改期,因為有文書失誤的跡象,而最大的一件「文書」,卻是法官自己。後來果然法官因病延期審訊。

及後鄧拱璧將此事在香港電台說開,讓一周刊老闆請王亭之開一個信箱,王亭之認為正好透過信箱徵集命盤讓門徒引證,於是答應。

中州派紫微斗數,便如是由一樁官司踢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