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男性思維才能還原詠春拳原貌

在接觸過一門學問,想進一步深入研究時,我都會先從其發展脈絡着手。我始終認為,要知道一門學問為什麼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必須透過檢視其發展及演變才有可能。

很久以前看的《達文西密碼》給我種下了一個思想:發展越符合人性越可信。在搜集資料的過程中,在見到眾多版本的發展歷程時,我都會偏向相信最符合人性的版本。例如之前述及「奇門遁甲」的發展,要在尊貴的「九天玄女傳授」及為搵食計「東拼西湊出來」二者之間,自然後者更為可取。

今回想談的,是詠春拳的發展。最近因事又東拉西看關於詠春的種種,由不同派系的拳套到技法比較,最終涉獵到關於詠春的發展歷史。箇中原因,是看見當今大多數習詠春拳者皆屬男性,見其打法都甚為剛猛,訓練器具亦少不了掛牆沙包。數十年前學習詠春時,就被告知詠春拳乃由女性所創,若是如此,她們如何能有此剛猛力道?難道她們也天天打沙包?

但不知為何,這種顯而易見的不合理,卻鮮有人提及。行文至此讓我想起偶然看到一介紹永春白鶴拳的影片中,主持問師傅,永春白鶴拳既為女人所創,是拳是否與力量無關。師傅的回答是女人會打架的也有不少,上網也看到有多凶,男人也打不過她們云云。就算真的如此,此種好打得的女性,比例上會有多少?假若如此,為何學拳的還是男多女極少?

我甚至聽過一種講法,說詠春由女性所創,只是杜撰誤傳。可用這種講法,卻又避不開為何詠春種種手法,有着那樣的身姿,與傳統的國術這樣大相逕庭。

詠春拳由女性所創,已是大多數詠春派系的共識,並常以此為原由,去解釋詠春技法為何如此這般。由於始終解釋不了為何要用猛力,我竟看到有人猜度,詠春女性創始人,由其是嚴詠春,身型應如健美小姐。

可據葉問親撰的詠春拳發展史,有當地土霸垂涎嚴詠春姿色,恃勢逼婚,女武僧五枚師太遂授詠春以武藝,最終以武敗土霸。難道當年土霸對姿色的定義獨特?另又順帶一提,真是孤陋寡聞,原來世上真的有女武僧存在。

或者你會認為,深究詠春是由男或女創並無意義。可是,若我們認真去假設詠春由女性所創,以女性的角度去思考一門技擊法時,就有可能擺脫男性思維,或許有機會還原出以一般女性力量便能使出的有效技擊之法,真正凸顯出「女人拳」的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