詠春心法,一字記之曰

心法,是一套有系統拳法的終極指導,拳中一切都由此而生。細心思考詠春拳的樁法,手法步法,以及攻擊理念,其實不難悟出此一心法。

這裡要談的心法,不是詠春拳訣中的「拳由心發」、「甩手直衝」等技術細節上的要求。也不是「不挑不格」、「消打同時」一類的攻防策略。上面說過,一套有系統的拳法,必會有一終極指導,無論是攻防策略還是技術細節,都是此由心法而衍生,亦能貫通相關拳訣。

先看一下詠春的問手樁法。兩手一前一後全護人體最弱的中線,子午馬隱蔽腳內側,重心全放在後使上身後仰,令頭部與敵拉開最長距離。後手置於前手肘位置,加快攻擊。短促的進馬法,能快速標入敵方。

步法斜入避正鋒,埋肘打穴一招了。只進不退無後路,攤耕抌拍防四角。一切一切,全都緣於:怕。

因為怕,所以不正面交鋒;因為怕,所以不糾纏,直接打穴位使敵方喪失活動能力;因為怕,深知退守最終必失,所以只進不退。因為怕,所以除守中線,還守四角。因為怕,才把自己的弱點守得死死的。

從「怕」這個心法回看,就會明白為何會「甩手直衝」「消打同時」「避實擊虛」,亦明白為何問手會把自己防得如此嚴密。如果不怕,就不會想這麼快把敵人擊倒,而會合氣道般慢慢玩,藝高人膽大是也。

「怕」也是為勢所然。詠春由女性所創,體格及力量先天就較弱,若不怕,怎勝得過被男性主導的蠻力強壓?若還將詠春配以重擊硬力,是時候想想,是否真能在承受詠春拳的缺點之中,完全發揮到其強項。

有說詠春以「仇」為心法,我說「怕」應更為貼切。畢竟,「怕」乃萬法之源。人們做出的種種行徑,有何不是因為「怕」?

詠春心法,一字記之曰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