詠春小念頭第四節在玩什麼?

相比起第三節,小念頭中第四節動作,無論在數量及變化中都大幅增多。先看一下其順序:

「攤手」>「抌手」>「耕手」>「抌手」>「圈手」>「鏟底橫掌」。

曾看過有詠春師傅,將此節順序視如「格三星」訓練,雙方以此動作順序互相練習,並以整套動作會有五次橋手接觸,命名為「格五星」。

此節動作的設計原意,自是無從考證。換言之,任誰都可以憑自己的理解,為招式賦予用法及意義。只是,理解若偏離拳理,便嫌硬套而成三不像。例如「格三星」的練法,多以之加強橋手格檔的力度。可詠春之角度避力度的理念,練強橋手,對詠春技巧其實毫無幫助。

若從技巧的角度出發,第四節的招式順序就很有意義。簡言之,後一招,是用作消前一招(詠春拳,一個動作為一招)。

「抌手」是用作消「攤手」;「耕手」用作消「抌手」;「抌手」則又用作消「耕手」;「圈手」則消「攤手」;「鏟底橫掌」則是順道攻擊。

這樣去看,第四節的用意,便是探討對手同用詠春時,如何以詠春制詠春的手法運用。網上關於詠春的練習影片,絕大多數都是詠春手法的互砌。可在從前,詠春拳乃秘傳,外人鮮少能一睹其貌。而作為暗殺拳,以追殺判徒之恨為動力的拳種,再加上「一子單傳」的傳藝方式,理應無機會遇到同門。

更奇怪的是,有師傅甚至很在意發展出一些專破詠春的詠春手法。若說當今全球習詠春者已過百萬,自派詠春要勝過他派實無可厚非。只是,該種技法只能在黐手下才有作用!難道該師傅真會認為,同門撕殺,仍會黐手乎?

練習詠春互對沒錯,但忽略訓練對外派的情境就是大忌。觀乎網上詠春對他技例輸的情況便知問題嚴重。

黃淳樑當年四出踢館, 或許正因所面對的都不是詠春,才能不斷完善詠春體系,成講手王。當今當然不再容許踢館之途,可求藝者若是帶他藝求師,可不是一個更好的機會,以他藝驗証詠春的實用性?

由此,詠春手法互剋,要延到第四節才呈現,為否已清楚表示,前三節對外派功夫的重要性?先攘外而後安內,似乎才合小念頭的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