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課程》的三大問題

我大概是六、七年前開始接觸到《奇蹟課程》,用心研究也有兩三年資。相較於之前玩的雜七雜八新時代玩意,《奇蹟課程》確實與眾不同。有好一段時間,我還未找到超越它的替代。

介紹《奇蹟課程》給我的人,截至向我提及為止,說自己已修了七年。《奇蹟課程》是以模彷教學材料的方式包裝:由正文、練習手冊及教師指南組成。當中的練習手冊是以一天一課,以一年為期修習。當我在後期搞清以上這些時,曾有納悶過,一年的課程為何要修七年,而且還未完成?後來再看周邊資料,發現光在《奇蹟課程》的發源地美國,修了幾十年的人比比皆是。我自己基本也用了三年時間才能啃完、練完奇蹟的內容。

以《奇蹟課程》的角度來看,其實練多久並不是問題。挔據《奇蹟課程》自述,它提供的修練方式已經是所有法門之中最快,甚至宣稱「能省一千年」!是的,從眾多無效的法門來看,有效果確比有道理重要。那自然就來到驗收問題:在眾多修習《奇蹟課程》的學員之中,有多少人能因之修成正果「回家」?《奇蹟課程》的真正「傳人」Helen Schucman 已投胎轉世,等於確診回不了家。而暫時唯一公認回得了家的,據我所知就只有Ken Wapnick。從效果來看,《奇蹟課程》的成功率,其實就和佛教一樣,只有一人畢業。

課程成效不彰,理性的方式自然要深究原因。細察之下,不難發現《奇蹟課程》的三大問題:文體、時間觀及修練方式。

文體

《奇蹟課程》的文體出了名難明難解,直如《心經》一樣作了三重加密。先是言辭艱澀,因文體本來只是為了迎合Helen Schucman喜好莎士比亞的文體而寫。這對不諳莎翁文學的學員自是文字障,更將之再譯成不同語言,就更是《奇蹟課程》自己所說的,文字本身已是層層阻隔。雪上加霜的是,《奇蹟課程》正文頭四章因Helen Schucman的抗拒而致文體支離破碎,更因後期的編輯弄成像殘章片語的形式。尤其第一章,美其名為奇蹟五十條原則,實則就是從私人對話中抽出,在無處境下,當然無從理解。

另一麻煩點,是《奇蹟課程》「為了」迎合大眾,不吝以類聖經的口吻寫作,當中除沿用聖經字彙,而二次創作聖經文句。這裡說的大眾,自是基督文化圈的西方群眾(尤其是美國)。此類人群自細受灌輸基督文化,看到《奇蹟課程》內容自然熟悉。但當輸出到非基督文化的群眾,要看懂內容,就非要下一番工夫,先行了解基督文化不可。我還記得我當初為了了解《奇蹟課程》,特地先行了解整個西方基督文化史,再看聖經。情況就如佛學中的唯識,要了解一個名相,先要了解解釋那名相的名相,在之前就更要先了解,解釋名相的名相……。

這還未算。《奇蹟課程》沿用聖經字彙,只是為了讓基督文化圈讀者聽起來耳熟,實質當中每一個基督用辭,《奇蹟課程》都作重新定義。這樣,對於不屬於基督文化的奇蹟學員,要開始《奇蹟課程》之前,就必須要先熟悉莎士比亞文體,再學習基督文化,然後再把它捨掉。

很無聊是嗎?是啊,真的無聊,但我就是這樣走過來的。如果你現在問我結論,我會說,真的很無聊,有時間也不要這樣花。

時間觀

可是,縱然看來有夠花時間,上面也提及,《奇蹟課程》有保證過「能省一千年」,這又怎個說法?Ken Wapnick曾對《奇蹟課程》的時間觀有深入的剖析,收錄在《時間大幻劇:奇蹟課程的時間觀》一書中。

簡單說,《奇蹟課程》把時間看成幻世中的一個原素,若幻世是幻不真,在幻世之中的時間當然也是幻而不真。我們在幻世中那怕花了再多的時間,由於時間並不真實,在真實的層面來看,就是什麼也沒有花過。情況就如我們在電子遊戲中取得再高分數,在現實生活中就等於零一樣。

只是,既身處幻世,就要借用幻世資源來出世,而時間是其中一樣可利用的資源。那結論就是,無論你在幻世中花再多同屬虛幻的時間,在出離幻世一刻,一切都像沒有發生過,虛幻的時間,自然亦未曾花過。

原來是這樣去看「能省一千年」。

本書在奇蹟界被視為高級課程,意味著至少有兩年奇蹟修練資歷,才夠資格讀。如果破其成規,一開始就看,應不難發現「能省一千年」只是語言藝術,或許根本就不會踏入奇蹟之旅,至少省個兩三年。

修練方式

當然,看書要源著作者的思路去理解,不能自把自為。對於「能省一千年」的承諾,搞清楚了,此句在「幻世」中並不適用。即是說,若我們一日仍在幻世之中,花個幾千年時間,就「真的」花了幾千年時間,直至出離一刻,才能一筆勾消。(佛陀說歷過億萬劫,這麼執著,難道他還未出離?)

沒問題,那《奇蹟課程》的修練方式,真個能夠出離得了嗎?

上面提及,《奇蹟課程》有一個練習手冊,附了一年期的練習,供學員按表操課。撇除課程銷售的一貫手法,技巧性地說是一年,實質在最後卻說練完一年其實只是個開始,練習手冊所提供的修練手法,無非就是一招寬恕。實行寬恕,再說白點,就是寵辱不驚:面對任何情緒狀態,不管是正面負面,透過寬恕自己出現種種情緒狀態,從而將情緒狀態消去。

問題在,這種方式會有效嗎?據《奇蹟課程》,長久以日常生活作為課程修練寬恕(這就是為何修完練習手冊只是個開始,就如一年實習期完結,真正落場),久而久之就能做到內心再無罪、咎、懼。而據《奇蹟課程》,處於這種狀態,終有一天自會出離,以《奇蹟課程》的說法,耶穌親自會來接引回家。

我曾經被這種說法說服過,不然也不會乖乖地練了兩三年。到後來用其他方式得知「開悟」的真正意思,就發現這種修練方式,其實只是小孩裝大人的遊戲。

《奇蹟課程》的教師指南中,曾詳列作為《奇蹟課程》教師,即已經出離的人,所會有的特質。寬恕自是其中一種。問題在,當一個人已開悟(或出離,或成佛,隨你怎麼說),自然便會有這些特質。在若還未開悟下模彷這些特質,並不等於開悟。情況就如有錢人會穿金戴銀,但穿金戴銀並不就是有錢人的道理。《奇蹟課程》要我們每天裝成已開悟的人般寬恕,說白了就是透過日復日裝出來的寬恕能力,說服自己已經開悟,自欺欺人的同時,又希望有天真的能開悟,擁有開悟者的資格。

虛假的能力;無望的希望;不知為何要取得的資格。更慘的是,整套玩法,仍是基於信念,而開悟,卻不靠同屬幻世的虛幻信念支撐。再幻世中裝的開悟,不難認得,其實仍在幻世。由此推斷,《奇蹟課程》所賣的,其實仍然是在幻世中開悟的把戲,和它所屏棄的新時代之流所賣的並無分別。

前面說過,我自己也深入鑽研、修習《奇蹟課程》個三四年,那段時間還真認為再沒有任何靈修之路能超過它。網上看到一些批評《奇蹟課程》的文章或影片,一聽內容就知沒深入了解過奇蹟理念,只是攻擊自以為的《奇蹟課程》而已,自己就更從沒想過會批評奇蹟課程。只是,現在深入研究並發現《奇蹟課程》的一大漏洞之後,我想,來一個實事求是,批評其口不對心,或許才是要做的事。

《奇蹟課程》所描述的內容,若去除基督的外衣,莎翁的文體,無望的修練方式,要表達的內容我認為並無問題。問題就在是否值得要先花大把時間去搞清這些來得到其想表達的內容。就像是否要先弄清一大堆儀軌來了解密中想說的內容,如果當中真個有什麼內容的話。當然,在未有更清晰的表達之前,只能兩害相衡取其輕,將就著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