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未來就是沒未來

無論是新時代還是靈性界,似乎都很喜歡拿《The Matrix》這套電影來發揮。記得之前上「量子共振」工作坊時,導師還會說她平時看到的世界,就是那種一堆堆錄色的麵條字那樣。我好不容易忍住了笑,可也從此永別。

不知消費《The Matrix》中的靈性導師當中,有多少人知道電影導演華卓斯基兄弟(兩兄弟已造了變性手術,現已改稱華卓斯基姐妹)是日漫《攻殼機動隊》的忠粉,所以你可以看到兩者其實有很多相似之處,其中在後頸插入連接虛擬世界便是經典。有趣的是,《攻殼機動隊》的作者士郎正宗原來是菲利普﹒狄克(Philip K. Dick)的忠粉,《攻》的奇幻世界靈感,便大多來自於狄克的小說。

簡單介紹一下菲利普﹒狄克。他是美國著名科幻作家,作品多探討身分認同與現實錯亂,屢屢被好萊塢搬上大銀幕,如《銀翼殺手》,《魔鬼總動員》《關鍵報告》,《記憶裂痕》《關鍵下一秒》等。其中《銀翼殺手》可算是經典。小說中描述整天下雨,充滿霓虹燈及投射展示的城市,還有磁浮車,都已成為賽博龐克(Cyberpunk)不可或缺的原素。

最近,我看了改篇自《記憶裂痕》的同名電影。內容講述人腦記憶可被洗去的時代。當主角發明了能看見未來的裝置,並看到自己的未來後被抹去了此段記憶。主角就在被抹去記憶之前,設法製造線索,給被抹去記憶的自己,以找出自己的出路。

當一個人知道自己的未來,並依此為自己作出種種安排,留下線索,好讓自己失憶之後有所依憑。這種橋段,在新時代的想法中是否似曾相識?他們會說,我們在降生之前,一切都已預備,我們來一趟只是去經歷,便看看能否跟隨預設路線走。若成功了,進了肉體的靈魂便算過關,將重新融合高靈,並再進行下一次的採索。若走錯了,便輪迴再來。

撇開這些沒根沒據,純然自嗨的自言自語,這種「知道自己未來然後失憶」的情節,其實頗為切合到祿命術。例如憑術數推之未來,並以之作為行事參考,不就和電影中依據一些線索來選擇人生交叉點一樣?我們也可以假設這個術數參考,也是我們未失憶前的自己給現在已失憶的自己也未可知。

這樣再推而廣之,其實我們也可以說,一切我們遇到的人、事、物,都是自己一早已經安排好,目的為讓我們達到同樣早已設定好的目標。無論結果是好是壞,都自一早選定的。有了這個假設,面對任何人生交差點,其實反而會更豁達決擇而不後悔,反正我也只是棋子,按着自己也不清楚的路線,精準而行而已。

這樣去想,又好像蠻切合新時代的主張。不過我和新時代人的最大不同,是在於搞這場大龍鳳的目的。他們想的就是在世的我被高靈當棋子玩弄。我的想法,一切都是為了開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