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不變,面相卻可變

讀者們可能會問,百歲流年歌及九執流年法,將年歲與部位定得這麼細,如上所言,若觀察到某部份有紋侵痣破等「惡形惡相」,則斷定該年會差,那豈不是有命有註定?

從筆者應用斗數、面相、風水及卜卦的經驗所知,命運一事,其實只有趨勢,並無註定。就算趨勢已成定局,如當時的現場環境沒有助緣,事件亦不會發生的。而很多時候,當從預測系統得知事件發生的趨勢後,我們更可就揭示出的問題所在,作針對性的完備、補救及避免會造就負面事情出現的「助緣」,以能改變局面。這亦是筆者應為預測系統的價值所在。

面相中的百歲流年歌及九執流年法雖然規範了面相部位與年歲的關係,可要注意:面相是會變的。坊間娛樂雜誌不時會將藝人當紅前後的相片併排比較,讀者相信都會發現,藝人在當紅後的相貌都會較從前漂亮及有光彩!

而讀者可能自己亦有經驗,一些斑點墨痣,亦有隨不同時間時隱時現。一位人所共知的國家最高領導人,面上有很明顯的一顆痣。但當查看他少年時期的相片,卻發現那部位是沒有痣的!另一位要嘗鐵窗生涯的總統,很多人都會說看他的相便知道是這副德性,讀者試找一下他二十年前的相片,便會知道面相可以有多大變化。

面相變化之具,亦是這門術數為何無法定奪一生,而只能預測未來三五年的事情的原因。

以上對於流年分法,可見分得太粗疏則所得細節愈少,但分得愈細緻,命中率亦必然會降低。對於此,筆者一般會採之中補,使用「三停」分法。